2095_a5199

   凌冽立即给新闻总署打电话,并且明确下达净网指令。

   新闻总署给予的回复是:“陛下,我们已经听从太子殿下的命令,进行了该项内容的信息、图文屏蔽。”

   凌冽怔了一下,抬头望着卓然:“倾慕已经处理过?”

   卓然当即道:“是康贤王给太子殿下打电话,然后太子殿下吩咐先行去办这些,并且让我迅速过来禀告的。

   康贤王最早在我国一个叫做知否的论坛上发现的。

   他下令将北月净网,并且删除所有跟该内容有关的关键词词条。

   并且他还给太子殿下打电话告知了这件事情。

   他想联系西渺,但是君无邪没接他的电话,于是太子殿下联系了君无邪,西渺也第一时间处理了。”

   凌冽闻言,不再看卓然。

   他垂眸对着电话那头继续吩咐:“将该内容有关的关键词词条部删除!

   将所有私下建贴吧讨论该内容的网民账号冻结、封锁,定向追踪!

   并且将其发帖部删除!”

  
小布灵动诱人美丽

   新闻部的人立即回复:“是!”

   凌冽放下电话,右眼一个劲地跳。

   他抬手揉了揉眉心。

   大儿媳妇怀个孩子,实在是不容易。

   要是再让这些事情毁了心情,增加压力,实在是不应该。

   所以,凌冽他们能做的都要做好,大儿媳妇毕竟是为了洛家在开枝散叶!

   慕天星从房间里出来,拿着大衣给凌冽披上:“虽说屋子里有暖气,但是你也要注意身体,毕竟人到中年了。”

   她给凌冽披上之后,又站在他身后,帮着他捏了捏肩膀:“大叔~

   你之前不是下旨,让倾蓝在没有传召的情况下禁止入京?

   我看想想的这件事情,倾蓝办事效率是很高的,下个月不是有荣耀之夜?

   不如传召他,让他回来一天吧!

   再说,嘟嘟都半年多没见过倾蓝了,以前,嘟嘟可是非常粘着他的。”

   凌冽思索了两秒后,又道:“再说吧!”

   天渐渐亮了。

   东方版图的国家,关于想想的那些评论,几乎在一夜之间平息了。

   因为网络上平静下去,很快又有新的新闻升上来了,大家的注意力也被转移了。

   有的国家虽然偶尔也有这样的新闻跳出来。

   但是因为宁国本身并没有任何异常,以至于大家当这个是个笑谈,看了也就算了,没人当真。

   可即便如此,凌冽也在努力寻找消息散布者的源头。

   他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倾容。

   而倾容却是得到凌冽的命令之后才知道的这件事情,诧异至于更是庆幸,还好想想不知情!

   凌冽温声道:“仔细查一查!

   毕竟这次的事情范围是很小的,因为知道想想的事情的人,并不多!

   最近接二连三,想想都在风头浪尖上,你作为丈夫,更要注意好好保护她。

   努力揪出更远,咱们这次,争取连根拔起、一劳永逸!”

   倾容点头:“是!”

   倾容回去之后,在纸上写下了所有人的名字。

   流光夫妇不可能背叛,太子宫里所有的不可能背叛,纪家、乔家、沈家也不可能。

   慕亦泽夫妇从一开始这件事情就是瞒着他们的。

   不过,也真的说不准,毕竟慕亦泽夫妇在北月住过一年的时光,而那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,彼此互通了什么消息,谁也不知道。

   眼下,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清雅。

   倾容立即调用了派遣在北月的特工,展开细致的调查。

   与此同时,北月。

   倾蓝夫妇面对面而坐,彼此之间是一张宽大的办公桌。

   清雅在纸上写写画画,不断跟倾蓝认真讨论。

   那一个个名字被清雅划去之后,只剩下2个人的。

   清雅,夜蝶。

   倾蓝瞧着,问:“你怎么不划去你自己的?”

   清雅淡然一笑:“我知道我自己没做过,但是矛头都是指向我的。

   多说无益。

   让今夕去看看夜蝶的眼睛,或者让勋灿去跟夜蝶见见面吧!

   我顺便多句嘴:听说夜蝶从王府搬出去了?

   那是不是表示,今夕跟勋灿都很久没有见过她了?”

   倾蓝深深看了清雅一眼,握住她的手:“如果你确定你没有做过,我一定相信你。

   不管别人怎么看、怎么说,我都支持你、相信你。

   矛头什么的,对着谁,并不重要。

   因为真相只有一个,而时间终究证明一切。

   雅雅,我要让你明白的是:你最好能证明你是值得我信任的。

   如果有一天你让我发现,你辜负了我的信任,那你就太可怕了。

   我,也绝对不会原谅你!”

   清雅将倾蓝的手拂去,苦笑一声:“当你能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,证明你心里已经不是那么相信我了。

   不然,你不会警告我。

   sky,是我做的我会认,不是我做的,我坚决不会认的。

   你该知道我的脾气。

   宁国强大,是我的夫家,对我北月各种帮助不过是宁国举手之劳。

   我有求与你们,你们帮我,本就是家事,也是应该的事情。

   只有彼此互助、共同进步,这才是真正的家和万事兴!

   如果我真的看中宁国的储君之位,预谋给嘟嘟,那我应该害的不是想想,而是倾慕!

   因为就算我把贝拉害了都没用,倾慕也可以用精子找代孕培养出别的后代。

   所以,我连贝拉都没动,又何必动想想?

   sky,我也要你知道一点:我心里,如今只装得下北月的发展这一件事!

   你与其对我试探、软硬兼施、或者警告,不如去查查夜蝶吧!”

   倾蓝深深看了她一眼,起身从房间里开。

   一边与她背道而驰,一边道:“我打算重组北月的特工局跟安局!”

   清雅眼皮都没抬一下,拿起面前写满名字的字,细细瞧着,重新一个个地研究起来。

   她懒洋洋地回了他一句:“你若感兴趣,就拿去玩吧!”

   “我不是玩!我会让你惊艳的!”倾蓝说完,脚步声渐渐消失。

   他回到车里,给倾慕发了一则短信:让勋灿跟夜蝶见个面,看看有没有收获。

   倾慕:清雅建议的?

   倾蓝:对,怎么了?

   倾慕:夜蝶下个月到预产期。

[ssba]